玻璃川

小号,就是要拿来浪的。
段子脑洞储存地。
叶受only

试试这两个月能不能把点文写完。
最近事挺多的,加上突如其来的外出计划,可能速度会慢一些,见谅。

【周叶】房间里进了一只喜鹊

*深夜产物,短小,ooc预警

*世邀赛背景甜点√







房间里进了一只蟋蟀。

叶修侧身睡在柔软的床铺上阖着眼,仿若置身于一片夜晚的丛林,成千上百只虫子拉着手风琴唱着歌,欢声笑语,奏着一支欢快的交响乐。




叶修呼吸安稳而绵长地睡了一会儿。

一小时后他睁开眼,抓着被角双目没有什么焦距地盯着白茫茫的天花板。




睡不下去了。

像是有两万只黄少天那么吵。





现在是苏黎世凌晨的两点半。叶修拉开床头灯,拿起时钟看了一眼,掀开被子轻轻把脚落在了酒店毛刺厚实的地毯上。他环顾四周,对面的床上周泽楷仍旧睡得安稳,洁白的被铺上拱起一块,只露出枕上散下来的微长的发梢。

叶修没打算惊扰他的室友,只默默不吭声地提着掸子掀开被子椅子梭巡了一圈。



管是蟋蟀还是什么蛐蛐蝈蝈黄少天。

发现了一律弄死先。



他在床头床尾上上下下翻找一遍,那声音“窸窸窣窣”的听着像是就在他枕头边上,找起来却格外困难,耍流氓似的仗着身子小东躲西藏。
叶修找了半天也没有收获,又没什么抗争到死的体力,索性便放弃了,只披了件外套坐在床沿,从抽屉的烟盒里抖出一根烟放在嘴边。

烟一上一下地在嘴里叼着,他瞥了一眼那边仍呼吸绵长睡的正熟的周泽楷。倒也没点燃,只颇有些惆怅地对着窗外的月光,嘴里尝了个味儿。



老实又有才能的人总被处处针对。

而寡言的人连蟋蟀都不去招惹。



叶修在满床的蟋蟀声中心态凉凉地静坐了一会儿,期间还动过要不要把床铺搬去后辈那边睡的念头,但看着周泽楷那边岁月静好的画面,犹豫了一下还是作罢了。


睡也睡不着,倒不如起来整理点资料作战术分析。

就这么折腾来去捱了半个多小时,过了夜半还是没撑住,依着床头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叶修一向睡得浅,身子蜷成一团,只盖了一层薄被。还仿若被一大片空旷的树林围绕着,哪怕在梦里也不太安稳,总梦见一些过去总不想重提,今后泛泛谈起的有的没的的事。


他梦见那只作妖的蟋蟀,活生生钟鼓一样的大小,簌簌抖动着透明的一层薄翼,呲着肢骨张牙舞爪。

它不断逼近,他便抿着唇不断后退。退到无可退路之时他也不再走了,站定了仰着头稳稳地看着它。

他们互相对望。

那怪兽却倏忽间又变成了一只黑白分明的喜鹊。

……



就这么在光怪陆离的梦境里睡了很久,直到某个时刻他突然感到身上一轻,似是悬空般被人挪了起来。


聒噪的声音渐行渐远,取而代之的是突然陷下去的酒店干燥柔软的被铺。四肢被人规矩地摆放好,身体也蜷进了一个更加安静温暖的地方。

叶修迷迷瞪瞪地想睁开眼睛,却没什么力气。只依稀记得鼻翼上一阵馨风掠过,只剩下一片令人心安的阴影。




“睡吧。”

有人将捂在他的耳朵上的手放下来,抚过发丝,在他的额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




虽然这么想感觉不是很好。

但还是希望明晚也能有这样的一只蟋蟀。

光线透过窗帘的缝隙落在交迭纷乱的被单上,周泽楷一下一下拍着怀中熟睡人的背脊,看向晨曦升起的天空,心想。







Fin.




对于小周来说房间里进的当然是喜鹊√

可以趁乱上下其手正大光明吃豆腐什么的(大雾)

哇开个脑洞居然还被屏蔽了?

好久不写小清新了。

怎么的一只狐狸和小小少年聊个天这么和善的画面还能被屏的吗?😂😂😂

…………

……

好的现在解封了,戳进tag里还是看不到233333

【第一次被屏合影留念✌】

年兽

*all叶,喻叶


“我喜欢你穿那件绛色的衣衫。”

狐狸如烟般轻巧地落在石桌上,来回走了几步,长尾一扫,盘在身旁悠然坐下来。




“喜欢那便不穿了。”

少年提腕在宣纸上添了几笔,淡淡地说。他低垂着眼眸,搭都没搭理手边的狐狸一下,只将目光专注于前方,墨色浸开质地沙沙的草纸,一撇一捺,落笔很稳。



“好狠毒的心肠。”狐狸笑道。


“对付你,不狠一点儿指不定哪天就被倒打一耙了。”

毛笔搁在瓷白的砚台上,少年悠然回道。



狐狸不回话,只是起身转尾在石桌上那份完稿的信笺上晃了一圈。


“嗯。”

顷刻后它给出了评价。

“比起前月来的确进步很大。”

它嗓音温温和和道

“就是这字……”

漆黑的爪子按在七扭歪斜如爬虫的字体上。



“喻文州你不想呆在这里就给我滚出去啊。”

少年笑骂道。


……

“你总心心念念那件衣裳,怕不是让我疑你在另谋些什么。”

月色森然如一道纸鸢,翩然落在漆黑嶙峋的梅树林间,少年走在林间小路上,狐狸憩在他的肩头,影子纱一般长长挂在枝桠上。

“‘朱衣自拭,色若皎然。’美人配件好衣裳,自然让人心生向之。”



“你不是年兽么?”叶修睨了喻文州一眼

“年兽畏红又俱火的,省省吧,穿袭红衣,我还怕克了你。”

“看到这狐狸的身子真不适应。”他瞧了几眼又忍不住驻步道:“你们落入凡间都是要这样变个形状的吗?”



“你若把我当普通的精怪也可以。”

“比如?”

“比如一只道行千年反倒假冒年兽的狐狸精。”


“那狐狸精来这儿……是打算吸走我的精气?”

叶修呼出一口白气,唇角微勾,侧脸过去神色散漫地看向他。


“你愿意让我吸么?”

喻文州抬起头说。

它的眼瞳本是竖起的兽瞳状,如今凝成一线,幽然的瞳孔中游过几缕暗红,徒增几分魅惑。


“你可别忘了你现在这是寄人篱下。”

叶修伸手便在狐狸的脑袋上叩了一下。

狐狸也不恼,只伏在他的肩头好整以暇地顺势蹭了蹭他白皙的指侧。

“你堂堂一只年兽,虽然名声是臭了点,但好歹也是神兽,来到我们叶家不祈福又不作祟的……是打算陪着小点看门啊?”

叶修说,捋了一把狐狸雪白的皮毛。



喻文州没答话,只是自顾自看向远方,天地尽头皑皑一片,只有远处的梅花将舒未落,他便那么望着,目光沉静而深远。

“快过年了。”他轻声说,回的却是不相干的话。




“你的意思是你准备席铺盖跑路了?”


“不。”他摇摇头。

“只是想提前祝你新年快乐。”他看向叶修,尾巴荡了一圈,扫过叶修雪白的颈侧。

……



狐狸坐在白茫茫山头,注视着远处少年的身影湮没在宅府一处半开的窗柩里,只剩下茫茫雪地上的一串黑色印迹,又被月光覆了几层,再也杳无踪迹。

它在那儿又坐了很久,直至夜半,才转过身,朝山下走去。



怕是不久后那些觑视他的人也会找来了吧。

喻文州想。

他一步步走去,仍殷红一丝一缕地从漆黑的爪掌渗入雪地。



年兽。

他低低地笑了一声。

你倒是把我忘得干净。



天色将明,狐狸从密林底下穿梭而过。倏尔间如云般沉沉倾泻的梅花落了下来,他抬头看了一眼,隐入一片明艳中,再也不见。

………………

…………

……



(嗯……这个不是正文,只是想开一个有关年兽的all叶背景的喻叶向脑洞,具体怎么干……好问题,我先想想……(……))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现场。

这是尼玛什么玩意儿怎么会可爱成这样!!!

(不敢置信 avi.)

幼体双叶也太可爱了吧卧槽!!!

组团去偷啊麦当劳那群还等什么?!!!

【all叶】我们如何以平常心去看待一只被人称作为魔鬼的兔子。

*全员动物paro,  有化人形私设

*魔性,ooc预警

*深夜放飞产物√


01.

近来发生的最震动兴欣上下的事情。

莫过于莫凡在校打群架回兴欣找武器这件事。

据当事人回忆那是个看着就有月黑风高之感的月夜。

莫凡,兴欣的一匹孤狼,在原本应该和学校宿友相亲相爱的时刻悄无声息地潜入了兴欣的后院。在贫瘠得连猹都没有的萝卜田里翻找着明天作案的凶器。

兜兜转转了一圈也没有摸到一把称手的武器,眼瞧着只剩下最后一个房间。

莫凡迟疑了一下,还是悄声潜了进去。

那处房间与其他所有房间的内设明显不同,宽敞明亮,正中间放着一只纸箱。

纸箱不大,铺着一层绒布。里头蜷着一只毛色雪白的兔子,柔软的腹部微微起伏,边缘的绒毛在月光下泛着柔和的银光。

莫凡轻手轻脚地在房间周遭摸索,房间很空,他寻找了半天也没什么可利用的东西。

他环顾四周,在内扫视一轮后把目光缓缓地定格在了中间的箱子上。

凶器。

之后提着兔子就走了。


02.

兴欣是全员出动追出去八百余里才在中途把人截住的。

那时差不多接近天明。

叶修已经醒了,只是在莫凡的口袋里明显还没缓过来,两只爪子扒在口袋边缘,一面受着冷风吹,一面探出脑袋看向身边不断后退的树林和天边泛白的鱼肚皮。

表面看上去云淡风轻。

实际上是大写的懵逼。

……

“卧槽!叶修一只巴掌大的兔子你是怎么忍心下的去手的!”

“你好大的胆子!你这只白眼狼竟敢对老大动手!!”

“哐当!”

“看我不拍死你!”

“你还敢跑?!”

“包子你别打了!”

“咚!”

“你别想跑!!!”

……



03.

“你觉得他们要打多久?”

“保守估计可能要两个小时。”

……

“我记得苏沐秋当时也把叶修揣进口袋里带去打过架吧。”

魏琛说。

“嗯,当时哥哥说想试验一下兔子是不是真的会蹬鹰。”苏沐橙嘴里磕着瓜子。

“这不废话么老叶这身娇体弱的样子,怎么……”

“他蹬了。”

“……”



“……蹬的谁啊?”震惊之余魏琛显露出了他深深的鄙夷:“哪只鹰这么不中踢?”

“韩文清。”

“……”

……

“给我来一包瓜子。”魏琛朝苏沐橙伸出手去。

两人在远处沉默地磕着瓜子,随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说话。



04.

“兔子,是最温顺的动物。”陈果拿着教棍敲了一下黑板。

“温顺,可爱,活泼,爱奔跑。少有攻击性,是深受人类喜欢的动物……”

“温和的天性,使它们代表着和平,自然……”

……

台下的一窝兴欣众人露出了“你把我们当傻逼吗”般的眼神。

被抱上讲台中间接受公开处刑的叶修嗤笑一声,像是准备说些什么,临到开口被陈果用扫帚粗的教棍凌空一指:“你闭嘴!”

叶修:“……”



叶修怀里被塞了一根水灵灵的萝卜。

陈果正蹲在纸箱前注视着他,笑容和蔼。

“以后就在纸箱里乖乖呆着,小兔子什么样你就怎么样啊~有什么事情让我们去解决就行了。”

“来,啃一个我看看。”

巨大的阴影笼罩,叶修迟疑了一下,还是当着陈果的面捧着萝卜咬了一口,他慢慢嚼了很久,之后用鼻翼在上面小心地嗅了几下。

兔子的耳朵轻轻颤了颤,慢慢耷拉下来。

“慢慢吃,我这里还有很多。”陈果嗓音温柔地像是能腻死人,把背后的一堆萝卜朝前推去。




方锐要看不下去了。

“诶诶我说老板娘……兔子不吃萝卜的。”他用手臂把叶修一托抱在手上,捋了捋兔毛讨好般地朝陈果笑道。

“是吗?”陈果挠了挠头。“我没养过……”

“那他吃什么?”


吃卷心菜。

和烟草。

叶修想,仰头看着方锐的目光中有些微殷切。

“当然是……”方锐缓缓开口。

“吃狐狸的啊!”他的一双桃花眼微微弯起,朝陈果笑着比了个wink✧~



05.

神他妈经病。

叶修兔冷漠且身手敏捷地从狐狸方锐的怀中一跃而下。



06.

“你不说话的时候真的挺可爱的。”

唐柔蹲在地上观察着叶修吃卷心菜叶,看了一会儿不由得感慨道。

兔子安静地啃着一片卷心菜,从边缘至叶脉,吃得缓慢而细致。不动的时候像一只雪白的毛茸团子,只有身后的尾巴球时不时摆动一下。

“我能摸摸你的尾巴吗?”唐柔说。



“你摸吧。”叶修沉默了一下开口。

唐柔好奇地拿手指小心地碰了碰那团雪白的尾巴,又捏了捏,蓬松柔软,手感好的像是在捏一只玩偶。

一旁的乔一帆看了一会儿,也忍不住伸手满目羡艳地捏了一下。

摸得多了,饶是叶修也有些不适应般挪动了几下位置,像是有些羞赧地把尾巴球往里面藏了一点。



“我真的不相信联盟里有没有人动过试着揪你的尾巴这个念头。”

魏琛在一旁围观许久,摸着下巴上的胡茬略显沧桑道。



“有啊。”

叶修说,不紧不慢地从卷心菜上掰下一片菜叶。

“黄少天、喻文州、王杰希、张佳乐、孙翔……”



“后来他们都死了。”

他啃了一口,风轻云淡地说。




07.

“不说话确实好可爱啊……”

“难道说话就不可爱了吗?”

“放屁,头儿哪有不可爱的地方?”

“都可爱!他是他妈的世界上最可爱的兔子!”

……

兴欣,一个日常滤镜有八万米厚的放飞自我的野性动物团伙。



Fin.


(应该是最后一篇兔子叶了……可以当前面两篇的后续)

(大半夜的,脑子总不太清醒_(:з」∠)_)

深思熟虑过后,叶修兔决定在微草偷只萝卜。

*只是一个小段子

*短小,ooc慎入

*大概是森林里小动物温馨一家人的故事(大雾)





“我觉得不行。”兔子拿后腿挠了挠毛茸茸的长耳朵,挪动身体把柔软腹部下的那株白萝卜藏严实了点。

“我养了这么久的萝卜怎么能让你说拱就拱。”





“可这是人参。”王杰希面无表情地朝他伸出手。






兔子盯着萝卜复看了半晌。小小的鼻翼翕动几下,又用前爪把它小心地揽起抱入怀里。

他嗤笑一声:“怎么可能,哪会有这么富含水分的人参。”


人参乔一帆在他怀中瑟瑟发抖。






“你想怎么样。”一阵无言的凝视过后,王杰希收回手,缓缓插进大衣口袋里,冷眼瞧他道。

“我想拿回去种。”兔子低头在人参光滑如壁的面上轻柔地抚过。



“不行。”

“呵呵,凭什么?”

“你是只兔子。”





“兔子又不爱吃萝卜。”兔子叶修懒洋洋地把雪球一样的身子伏在蒲草中。“你没养过兔子你不知道。”

“兔子可比猫好养多了。”他漫不经心地回忆道。





“因为柔软温顺又乖巧?”王杰希瞥了他一眼。

“不,因为真的特别凶猛。”叶修振振有词。




……




微草人参园的良心最后还是被当萝卜拖走了。

王杰希沉默地看着巴掌大的“特别凶猛”的兔子背着萝卜努力且缓慢地向前走着,黄昏曳行的深色阴影下,两只雪白的长耳朵的影子活泼地上下跃动着。





人参被扒走的第三日。


王杰希决定去兴欣萝卜园里偷兔子。






Fin.




【又名:叶修:我巨凶adj.】



【all叶】另类狩猎

*ooc,短小,慎入

*只是一个小段子

#我有特殊的捕猎技巧#




喻文州去森林做猎兽的陷阱,支起脚架,一面在旁边均匀地撒了一些香烟,软中华白沙五叶神,花花绿绿一大堆。

“不是抓山鸡吗队长?”黄少天问。“山鸡吃烟?”

“当然不是。”喻文州把最后一个支架牢牢系好,起身拍了拍裤腿上灰尘。“抓点别的。”



“噢噢那还好我还说呢山鸡啊怎么会拿烟……”

“抓兔子。”

“……”

“拿烟引过来,成功率大一点。”


……


你特么的抓兔八哥呢?!





心里再怎么腹诽也不能在队长面前表现出来,以免显得自己很无知。黄少天安静地注视着喻文州,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像有一百只鸭子一样缤彩纷呈。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喻文州笑了笑。“但这次情况特殊。”


“这可不是一只普通的兔子,不爱吃萝卜,不爱吃生菜 ……爱打游戏,爱抽烟。”他说,手指在猎网上弹了弹。

“……队长你别蒙我我成年很久了。”

“以这座森林的古老,精怪从这里走出去得多了,许多动物赋有灵性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喻文州淡淡地说。“何况它也并不沦于大众。”




“听起来是一位森林精灵。”黄少天说。





“是啊,一只很漂亮的兔子,”喻文州望着森林外的一线天空,回忆道:“皮毛是雪白色的,摸起来很滑很柔软,不动的时候像一摞雪。”

“它很温柔,也很强大,眼睛里藏着星星,但平时总是懒洋洋的样子。”

喻文州的手指摩挲着手里那包软中华的皱巴巴的外壳,唇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

“很可爱,不是吗?”





“是这样……”黄少天唔了一声。

“不过……那我们是要把它抓来……”他努力地想了想。“炖汤吃?”

“嗯,吃了。”喻文州淡淡道,语气中看不出什么情绪。






黄少天难得有点失望,但他不知道自己失望在哪。

潜意识里他觉得这样一只漂亮的兔子不该是沦为盘中餐的下场,可是具体能干什么,他也没想好。

要不然到时候偷偷把它放下来带回去养算了。他在心里暗暗地想。






喜欢烟的……兔子吗?

黄少天蹲在地上,捻起一根烟看了半晌,忽然咧开嘴笑了笑,眸中兴趣盎然。



那就让他等待它落网的那一刻。

让他拭目以待吧。



……





最后抓到了魏琛。


Fin.



(又名:【黄少天哭着说队长都是骗人的】,【魏琛:我操你们大爷的两个小兔崽子!】)

#今天的叶修兔仍在等待魏琛兔买烟回来的路上。#


【all叶】酒后使人愉悦

*ooc,慎入,短小

*只是一个小段子。

#老韩眉毛一皱,表示事情不对。(눈_눈)#








叶修变得爱喝酒了。

这是韩文清自叶修从苏黎世回来最直观的感受。

说喝酒其实也不太达意。

毕竟只是度数轻微的酒精饮料而已,包裹在惑人的果色外衣里,颜色清亮,浮出一层雪白的泡沫。

叶修八成也就没搞懂酒精饮料和饮料的区别,

几次家里涮牛肉很自然地就顺手牵来当了水喝。






一杯下去感觉良好。

两杯下去口感绝佳。

三杯下去还问“老韩要不要也来一杯。”

第四杯倒完看着韩文清就开始人畜不分了。







到头来还得把他抱回去。



喝醉的人不吵不闹,只温顺乖巧地用手勾住韩文清的脖颈,余一只手杵着脑袋,表情严肃而认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韩文清看着觉得好笑,心里倒柔和了几分,闲暇之余不由得伸手在他颊上捏了一把。

谁知叶修这会儿倒是有动静了,被捏醒似地缓慢转过头,朝韩文清定定看去。

“你们这次不脱我衣服了吗?”他问。







“我是谁?”韩文清捏住叶修的下颌,向上抬起。

“张佳乐。”叶修语气响亮。

“再说一次。”

“张佳乐。”

   似乎是察觉到面前人面色不对,叶修歪着脑袋思考了半晌,吃力地从脑海里翻出断断续续的残印斟酌着。

“黄少天?要不然张新杰?”

“喜欢捏我的脸……

“王杰希?”

……



“你给我好好看清楚!”

韩文清忍无可忍地攥紧了他的下巴怒道。

这下是可是明明白白地呈现在眼前了。叶修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着韩文清的脸看了许久,像是在做什么值得深究的论文题,半晌唔了一声。


“这脸很有特点。”他严肃道。

“小周?”

……


韩文清在心里啧了一声。

他想他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了。




END



(摸鱼没有后续,嗯……后续大概就是“没有什么是X一顿不能解决的”……以下省略15000字……)

(又名【名侦探霸图队长】,【天凉了,让国家队破产吧】)








要出动画电影了。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For  river